Facebook   Twitter   
      

網絡色情的真正危害

BY拉塞爾·摩爾(RUSSELL D. MOORE) | 基督郵報客座專欄作家
2013年07月24日|03:45 PM
 
 

鑒於英國首相戴維·卡梅倫最近對網絡色情採取的行動,下面是我認為我們必須關注網絡色情的原因。

我在輔導時常常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對夫婦通常會首先告訴我,他們的生活壓力有多麼大。也許丈夫丟了工作,妻子在打兩份工。也許他們的孩子很鬧,房子很亂。但通常情況下,如果我們用足夠長時間談論他們破裂的婚姻,就會發現有另外某種東西在作祟。這對夫婦會告訴我,他們的性生活如何“頻臨滅絕”。妻子會告訴我,他的丈夫沒有情感,無法再和妻子有親密。妻子會覺得非常沮喪,帶着某種莫名的情緒,對於丈夫來說那像是憤怒和屈辱的混合。他們不知道哪裡出錯了,但他們知道基督徒的婚姻不應該是這樣的。

就在此時,我打斷了討論,看着那個男人問:“那麼,色情已經持續多久了?”這對夫婦看看彼此,然後看着我,帶着一種恐懼的疑惑問道:“你怎麼知道?”他們要花幾分鐘時間適應這一曝光,我猜他們在懷疑,我是舊約中的先知或是新紀元運動中的巫師。但我什麼都不是。在我們的時代,色情是毀滅愛情的天使(特別是對男性來說),教會是時候面對這個可怕的事實了。

對美好的扭曲

從某種意義上說,色情不是新出現的問題。耶穌告訴我們,人類對於打破盟約的性有着貪慾,這並非源於外部的某種東西,而是源於我們墮落的激情。(太5:27-28)每一代基督徒都面臨着色情問題,無論是關於酒神節的異教藝術、爵士時代的扇舞舞女還是雜誌中的裸體照片插頁。

但現在的情形變得很特別。色情現在不再只是“可以獲得”。隨着互聯網技術的問世,並且它幾乎可以觸及整個世界且承諾保密,色情已經“全副武裝”。在某些群體,特別是我們的青年男性中,它幾乎無處不在。這種普遍性並非像色情製造者宣傳的那樣說明色情是無罪的,反而那是其力量的標誌。

像所有的罪一樣,色情是一種對美好事物的扭曲,這種美好在這裏指的是男女“成為一體”的奧秘。實際上,這種衝動是很強的,因為我們的創造者用其百般的智慧,決定了人類不會像變形蟲那樣細分,而是,男人需要女人,女人需要男人,以此來繁衍種族。

除此之外還有更大的奧秘。使徒保羅告訴我們,人類的性行為不是任意的,也不僅僅出於自然。他解釋說,這象徵着神在福音裏面的終極目的。“成為一體”是基督與其教會聯合的標誌。(弗5:22-23)如果人類性行為是仿照那宇宙阿拉法和俄梅戛,難怪它是如此難以抑制。難怪它似乎如此狂野。

一個教會的問題

色情,就其本質而言,會導致貪得無厭。記憶中的一張圖片,永遠不足以持續地刺激一個男人。畢竟,神設計男人和女人並不滿足於一次性行為,而是對彼此有持續的慾望,為了那具有生殖力的肉體與肉體、靈魂與靈魂的合一。如果一個人在契約式結合之外尋求那種奧秘,他永遠不會找到想要的。他永遠找不到一張足夠裸露的照片來滿足自己。

是的,色情是一個公共道德問題。我們已經反覆談過這點。一種不維護人類性行為尊嚴的文化,會走向虛無主義。是的,色情是一個社會公正問題。根據目前我們所知的,色情很少是單純的“圖像”。在那些圖像背後,是真實的人,她們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經過悲傷的旅程來到絕望的國度,最後墜落下來做這些事情。我們同意那些世俗女權主義者的說法(儘管我們常常不怎麼贊同他們):色情文化把女人當作物品、販賣兒童、把性商品化,這些都會傷害女性和兒童。

但是,在色情是一個法律、文化或道德問題之前,它首先是一個教會的問題。就如聖經告訴我們的,審判從神的家開始。(彼前4:17)當妻子開車送孩子們去練習足球的時候,那個坐在樓上觀看色情的男人,可能是不虔誠、世俗文化的捍衛者。但他很有可能也是我們的教會成員之一,甚至讀着保守的基督教雜誌。

為了着手解決這場危機,我們呼籲基督教會認真思考色情的危害。色情不僅僅是關於生理衝動或文化虛無主義,它是關於敬拜。所有的基督教會,不管在哪裡、處於什麼時代或隸屬於什麼宗派,都教導我們在這個宇宙中並不孤單。“純粹基督教”的一個方面是,有看不到的屬靈的存在,在宇宙中運行,企圖傷害我們。

那些邪惡勢力明白“淫亂的人得罪自己的身體”(林前6:18)。它們明白,對婚姻內性結合的破壞會損毀基督與教會關係性的象徵。(弗5:32)它們知道,耶穌基督跟從者的生活中如果有了色情,就相當於在屬靈上把基督與一名電子妓女(更可能是一大群電子妓女)聯合在了一起。(林前6:16)並且,那些邪惡勢力知道,不斷犯這些罪並且不悔改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6:9-10)。

虛假的悔改

這意味着,我們的教會不能簡單依靠問責小組和攔截軟件來打擊這一禍害。我們必須看到那黑暗的靈,並且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重申基督教對於人類性行為的異象。網絡色情的源頭是,認為人類性行為以自我為中心並且毫無果實。在今天這個時代,性僅僅是關於藉助任何必要的手段達到性高潮。因此我們必須重申基督教會一直在教導的:性是關於一男一女之間的契約結合,這種結合是為了帶來興盛、愛、幸福,當然也包括感官的快樂。

它也是為了帶來新的生命。基於福音的奧秘的性,與色情功利性的醜陋恰恰相反。我們的第一步必須是去展現:為什麼色情讓一個人和一種文化變得如此麻木和空洞。就如我的同事羅伯特·喬治所說的,人類性行為不僅僅是“對彼此身體部位的摩擦。”

此外,我們必須在我們自己的教會呼籲悔改,這做起來沒有聽起來那麼簡單。色情會帶來一種虛假的悔改。在一段有關色情的“插曲”結束時,參與者常常會感到一種反感和自我厭惡,特別是剛開始的時候。傳統形式上的淫亂或私通者至少可以將其合理化,說自己陷入了愛河。但大多數人不會為色情這種孤立、自慰的衝動寫下詩篇或者浪漫的歌曲。即使那些發現色情是愉快且必要的異教徒們,似乎也認識到,那有點可憐。

通常情況下,對於那些自認為是基督徒的人來說,在下決心說“自己再也不做”之後,他們又會再次陷入色情。這些男人通常會承諾去找到某種問責制,拋棄色情。但這種決心更多是關於一種已經滿足了的慾望而非一顆認罪的良心。即使是以掃,肚子滿了紅豆湯,為失去長子權而哭泣,然而他“雖然號哭切求,卻得不着悔改的機會。”(希12:7)

如果沒有真正的悔改,誘惑的循環會無情地繼續。這個時代的邪惡勢力會和生理衝動合作,讓色情看起來不可抗拒。虛偽的悔改也會把罪隱藏起來。這是魔鬼的工作,是我們主耶穌要來廢掉的事(約一3:8)。

真正的悔改

我們的教會必須展現出真正的悔改是怎麼樣的。這並不意味着要用僵硬的規定來反對科技本身的使用。使徒保羅告訴我們,這“在克制肉體的情慾上是毫無功效”。(西2:23)不過,每種試探都會配有擺脫的途徑。(林前10:13)對於一些特別軟弱的教會成員,這將意味着完全放棄使用家用電腦或互聯網技術。

這樣的建議似乎對許多人來說是荒謬的,彷彿我們在建議某些基督徒最好不要吃飯或睡覺。但是,人類沒有電腦和網絡也生活了數千年。我們的主耶穌說,比起被定罪,更好的是砍掉一個人的手或剜出一個人的眼睛。(太5:29)比起他所提到的,讓人切斷一條電纜不是輕省多了嗎?

我們還必須賦予基督徒女性鬥爭的權力,如果她們的丈夫被色情奴役。我們相信,並且着重教導過,妻子應該順服丈夫(弗5:23)但是,在聖經和基督教教義中,所有順服(除了直接對主的順服)都是有限制的。聖經說,丈夫的身體,屬於他的妻子(林前7:4)。她不需要讓自己成為丈夫色情幻想在生理上的宣洩出口。如果兩人都是基督教會的成員,並且如果他不悔改,我們建議妻子遵從我們主所列出的步驟(太18:15-20),呼籲一位弟兄悔改,可以讓教會採取行動。

福音中的答案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我們呼籲教會使用那些邪惡勢力最害怕的東西來抵制色情:耶穌基督的福音。畢竟,耶穌曾與我們同行,在我們之前受了慾望的試探。我們共同的仇敵為他提供了一頓孤獨、自慰的飯,讓他在曠野吃下去。耶穌拒絕了撒旦的提議,不是因為他不餓,而是因為他想要一場婚宴,他的教會“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啟21:2)

那些惡魔想讓任何一名亞當的後裔(特別是耶穌基督里的弟兄或姐妹)畏縮地躲避譴責。但是,通過認罪,任何一顆良心,包括被色情染黑的良心,都可以被洗凈。靠着基督的血,在悔改和信心中接受:沒有一項撒旦的控訴可以成立,即使那附帶着一份存檔的網絡瀏覽歷史記錄。

 

本文選自Russell D. Moore的網站russellmoore.com。

拉塞爾·摩爾(Russell D. Moore)博士是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美南浸信會神學院」(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的神學院院長和教務處高級副主任。他是高瞻浸信會(Highview Baptist Church)的佈道牧師,同時也是《The Kingdom of Christ and Adopted for Life》一書的作者。
Facebook   Twitter   
     



其他內容



Gởi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