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Twitter   
      

如何幫助人們走出婚姻危機

 

當你知道一對夫婦的婚姻出現問題,而你卻沒有受過正規訓練以幫助他們時,你會怎麼做?我們輔導過數千處於危機中的婚姻,這為我們提供了深刻的見解,是你可以使用的。

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很關心並願意做些事情。人們常常什麼也不做,因為他們害怕可能會做錯事。雖然有可能會做錯事,但什麼也不做肯定是錯誤的。

如果你知道一對夫婦在困境中,你很關心並想要做些什麼,那麼請考慮下面的列表。

不要做這些事

首先,不要只聽故事的一面就以為自己理解了全部情況。一個人可以把情形描述得很嚴峻,以至於你懷疑他怎麼能承受那些,很快你發現自己開始理解甚至贊成他離婚的慾望。如果你深深陷入那位分享者的痛苦中,當你最後聽到另一方的故事時,你可能會無法相信。因此,不管你聽哪一方說話,保證自己持守這個永恆的真理:“先訴情由的,似乎有理;但鄰舍來到,就察出實情。”(箴18:17)聰明的人會聆聽,但直到看到故事全貌后才會下判斷。要不帶偏見地聆聽夫妻雙方。

第二,不要相信任何一方所說的一切。人們給出自己的觀點,但這些觀點不可避免是有缺陷的。此外,痛苦中的人們很容易誇張。另外,他們容易關注另一方的缺點以此為自己的行為辯護。因此,要聽核心的問題,忽視那些和當前問題無關的事,或者那些被誇大用來掩蓋真正問題的事。例如,妻子可能會讓你關注幾個月前丈夫訪問色情網站的事,這樣你就不怎麼注意她和另一個男人的情感糾葛。

三,不要幫助任何人做錯誤的事情。有時候,人們覺得他們通過做不道德的事情能夠以某種方式幫助一個人。可能很簡單,比如幫他說謊。幾年前我曾輔導過一對夫婦,妻子有外遇。她的情人想要帶她去紐約度周末,但她找不到借口和家人說。教會的一個姐妹幫助她犯姦淫,說要和她一起去附近一個大城市購物。這位不忠的女基督徒和情人在機場見面並且在罪中度過了周末。而她的幫手為她買了所有的東西,這樣她可以周一帶着那些東西回家來印證託辭。我永遠無法理解那個姐妹怎麼會認為自己做的事情合理。

四,不要因為一對夫婦的問題似乎無望解決就覺得他們應該離婚。我們見證過,在沒有人覺得可能的情況下,婚姻得到了挽救。我們見證過,有人瘋狂迷戀情人,最後卻改變想法恢復婚姻。我們見證過,有人說他們永遠無法原諒,但最後他們不僅原諒了對方,還恢復了關係。我們見證過,想要主導和掌控一切的人意識到自己的有害行為,變成充滿愛、接納他人配偶。不幸的是,雖然有這麼多甚至更多驚人的故事,但我們還是聽到有很多夫婦說,他們的輔導員、教會領袖或好朋友告訴他們:他們的情況沒有希望了,他們應該離婚。靠着神的恩典,這些夫婦發現我們會幫助他們,即使其他人都覺得他們應該分開。周末為陷入危機夫婦舉辦的研討會結束后,我們常常聽到這樣的話:“謝謝你們給我們盼望,以及理解,以及工具。但是,如果沒有盼望,我們不認為我們可以做成這件事。”因此,我鼓勵你永遠不要建議一對夫婦離婚,除非其中一方(或他們的孩子)在肉體、情感或屬靈上遭受危險。否則,請鼓勵他們尋求幫助來醫治他們的婚姻。

第五,果斷請求外援來幫助解決危機婚姻。有時候,一個扮演幫助角色的人會感到自己有權利來拯救這對夫婦,於是他們巧妙地阻擋別人來幫助。建議一對夫婦不要聽取那些可能會對他們造成更大傷害的人的建議,這是有道理的。我經常建議人們不要聽從那些有偏見的人。比如,如果媽媽對於傷害自己女兒的那個人感到很生氣,那麼她很可能無法給出平衡而無偏見的建議。但另一方面,建議一對夫婦只是聽你的建議,而不去聽那些有着很多經驗和智慧的人,這也是一個悲劇性的錯誤。在我們的工作中,輔導員們和牧師們定期把一對夫婦送到我們這裏來過周末,然後我們把他們送回去以得到更多幫助。比起競爭,合作會為婚姻扭轉局面提供更多機會。

做這些事情

首先,當你知道一段婚姻陷入危機時,即使沒有受邀,你也可以介入。當人們需要耶穌時,耶穌就介入,甚至他們並不認識他。例如,他走近一個葬禮,大膽地告訴那死人的母親不要哭,耶穌之前並不認識這個女人(路7:11-17)。幾乎在每種文化中,耶穌這種“大言不慚”似乎都沒有道理。但是,他這樣做是因為他知道他可以讓她的兒子復活。他會把死亡變為生命,用極大的喜樂代替她的痛苦。以我輔導數千痛苦婚姻的經驗來看,我可以很自信地告訴你,他們中很多人渴望有人大膽地走近他們的生活,幫助他們挽救垂死的婚姻。我們需要更多人來做耶穌所做的。

第二,陪他們到底,直到醫治發生。如果耶穌因為自己可以讓那個女人的兒子復活而告訴她不要哭,但卻沒有堅持到底,這會給那女人帶來比之前更深的傷痛。重點是,如果你開始某件事情,就要完成它,不然你會帶來更多傷害。我們常常聽到人們說,有些很好的基督徒(教會領袖或其他人)來拜訪他們一次兩次,但之後卻再也不來了。據我們了解,大部分情況是因為那些想要幫忙的人,做了他們知道要做的事情,卻不管用,這時候他們就不知道還要做些什麼了。他們仍然關心,但他們沒有再回去,因為他們覺得已經做了可以做的一切。即使你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對於那些想要挽救婚姻的夫婦來說,陪在他們身邊就可以讓他們看到盼望。而對於那些想結束婚姻的夫婦來說,他們會知道你還關心並想要幫助他們,如果他們某一刻清醒過來,他們願意向你求助。

第三,說服他們去得到他們所需要的幫助。修復他們的婚姻並非你的職責。你需要做的是引導他們查看真正的問題,而不是他們想關注的東西,接着把他們帶到專家那裡,那些專家有具體的知識可以幫助他們解決具體問題。我經常聽到有人說:“我本來不想來這個研討會。我也不想挽救我的婚姻。但某某一直纏着我,最後我來只是為了讓他閉嘴。很多人給出意見,但他聆聽我並且也有些生活的智慧。所以,我終於被他說服我來了,我當時對此並不開心。現在我要回家了,並感謝他沒有放棄我。”雖然沒有人希望別人在旁邊高談闊論或喋喋不休,但是當那些我們信任或愛的人溫柔地推動我們時,我們最終會去做他們勸我們做的事。

有時候那些推動的人還要提供某些激勵措施,比如為他們支付危機婚姻研討會的費用,或者在他們參加研討會時在家裡幫他們看孩子。其他時候,他們簡單地提醒這對夫婦他們的關心和愛。他們知道,他們有可能會激怒這對不想挽救自己婚姻的夫婦,但是考慮到可以幫助他們挽救婚姻的可能性,他們覺得這種冒險是值得的。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我們感謝天上的神,有這樣關愛朋友的人一直在溫柔地推進,直到他們答應尋求幫助為止。(在聖經中有個關於這一原則的故事,見路加福音18章1-8節)

第四,說明後果,追究責任。當有技巧的干涉者遇到上癮的人,比如酗酒者,如果上癮者拒絕接受幫助,他們會對他說明後果。這些後果可能涉及家人、僱員、教會領袖和其他要麼對上癮者有影響要麼擁有他想要或需要的東西的人。原則是,鼓勵上癮者做些事情挽救他的生活,清楚地告訴他,如果繼續當前的行為,他將失去對他重要的事情。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幫助婚姻。比如,一些教會會把不符聖經原則而離婚的成員從團契中移除。有些父母把自己的情人介紹給成年的孩子,但孩子表示,如果他離開現任妻子再找一個新的,那麼他們不會接受這位新的妻子。在法律允許範圍內,少數基督徒僱主會解僱那些離開配偶的員工,或者那些拒絕在離婚前需求幫助的人。如果你認為這些聽起來很極端,記住,目的並不是為了懲罰,而是阻止人們在尋求幫助之前就離婚。這不是苛刻或殘酷,而是試圖挽救。實際上,不設法挽救,從長遠來看是更殘酷的。

第五,如果你的朋友挽救了他們的婚姻,再次學會了愛,請他們幫助其他處於危機中的夫妻。沒有人可以比那些真正為婚姻問題掙扎過的人更有效地幫助婚姻了。在你幫助一對夫婦獲得他們所需的幫助、修復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之後,大膽地請他們以以下兩種方式使用他們的經歷。首先,在適當的時候把他們的故事講給那些還為陷入危機的已婚夫婦聽。當他們講述他們的故事時,他們會讓一些私下有問題的夫婦開始談論他們的問題。他們會幫助其他人理順他們的生活和婚姻,防止之後出現重大問題。其次,讓他們把自己的故事講給那些危機中的夫婦聽,接着保持與他們的聯繫,帶領他們獲得所需的幫助。如果你得到了醫治,卻不把這種醫治分享給其他人,我認為這是自私的。

 

 Joe Beam是位於田納西州富蘭克林的「Beam研究所」(Beam Research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主席,也是MarriageHelper.com網站的主席。在愛、婚姻和性方面,他是國際知名的專家。

Facebook   Twitter   
     



其他內容



Gởi Email